欢迎您来到中国咖啡网!
中国咖啡网«周边«咖啡杂谈«印度最大咖啡连锁创始人之死

印度最大咖啡连锁创始人之死

时间: 2019-10-31 16:42:47

题图来自东方IC

Coffee Day Enterprises的创始人V.G.希德哈沙(V.G. Siddhartha)自杀了。

7月31日早晨,在失踪两天后,他的尸体被发现在印度南部城市门格洛尔(Mangaluru)的内特拉瓦提河(Netravathi river)附近。

Coffee Day Enterprises是印度最大的咖啡连锁企业,其旗下的咖啡店品牌Cafe Coffee Day,开店数比星巴克在印度还要多上十倍。就在前段时间,为了提升公司的市值,希德哈沙还曾有意将Cafe Coffee Day的部分股份卖给可口可乐。

这是一个创业成功之后的悲剧故事。

成功的咖啡连锁

希德哈沙被称为印度的“咖啡大王”。自己的家族从事了近一个世纪的咖啡种植生计之后,1996年,希德哈沙在班加罗尔Brigade街上开出第一家Cafe Coffee Day,十几年后,Cafe Coffee Day在印度拥有了近1800家咖啡店。

作为本土版的星巴克,说其是印度连锁咖啡的No.1一点也不夸张——在印度各个CBD、商场、机场,Cafe Coffee Day标志性的红紫色招牌随处可见。

既然是印度本地的品牌,产品自然也十分的“本地化”,其主打的是印度传统口味的偏甜的牛奶咖啡,同时也提供普通的意式咖啡和多种餐食。Cafe Coffee Day的定位其实和星巴克差不多,店面干净整洁,有沙发卡座和Wi-Fi,往往都会成为当地创客和年轻人小聚的“第三空间”。

希德哈沙之所以会成功,很大程度上在于他玩转了所有有关“咖啡”的生意。可以说,Coffee Day Enterprises做的是咖啡产业的“产—销—磨—售”一条龙,包括种咖啡、烘焙咖啡、进口咖啡机、训练咖啡师......

这就意味着,这场在咖啡杯里的竞赛,Cafe Coffee Day总是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。

Cafe Coffee Day咖啡店,贡献了Coffee Day Enterprises营收的一半,甚至在咖啡生意环境越来越严峻的时候,Cafe Coffee Day依然保持着让别人眼红的营收。2018财年,Coffee Day Global Ltd(运营CCD咖啡连锁店主体)的营收增长了8%至1468亿卢比。

创始人的悲惨结局

Cafe Coffee Day做的很成功,不过投资人觉得不行。

因为这场生意,看起来很美——在Coffee Day Enterprises的财务报表里,利润和营收就像两条逆向行驶的线。

2019财年,Coffee Day Enterprises利润增长了20%,达127.51亿卢比。不过,其非控股股权的利润从2018财年的42.01亿卢比大幅下跌至19.72亿卢比。而截至2019年3月的财务成本倒是大幅增加了31%,为456.32亿卢比。(数据来源于Moneycontrol)

在livemint的报道中,HDFC证券三分快3零售研究主管迪帕克•贾萨尼(Deepak Jasani)曾经表示过,尽管Cafe Coffee Day相当成功,但投资者并没有获得他们预期的回报。“由于不相关的多元化,回报通常受到影响。在上市实体中有太多的业务,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资本消耗业务,其回报率不相称。”贾萨尼说。

贾萨尼还指出,尽管咖啡业务稳定,但投资者并未过于热衷这家公司,因为为了应对外来咖啡连锁店日益激烈的竞争,希德哈沙会经常调整公司的战略。“该公司在扩大网点和培养其他业务的过程中借了很多钱,这导致了他们的利润没有与营收保持一致增长。”他说。

融资、借钱与欠债,就是这场悲剧的导火索。

希德哈沙必须保证自己有足够的钱,以保持并扩大自己的业务范畴。据了解,他个人借款的很大一部分都用于购买种植园业务的土地,也因此,希德哈沙背负了巨额的财务压力。

投资家网资料显示,对希德哈沙公开披露的个人债务情况的一项评估显示,在他去世前两年内,他花了很多时间,以公司股份作抵押,对贷款进行再融资。截至今年6月份,他和家人持有的公司股份中有76%都被用作了贷款抵押品。

截至2019财年3月份,公司的短期债务增长了一倍以上。还有知情人士称,希德哈沙在7月和8月都有债务到期,他过去两周大部分时间都在印度孟买试图筹集资金来偿还债务。

其实故事从开场就表现不佳,2015年11月上市之后,Coffee Day Enterprises的股价几乎从来没有超过IPO成交价。而随着债务高垒,Coffee Day Enterprises的股价和市值也做了过山车。

2018年1月23日,Coffee Day Enterprises创下364.50卢比的历史新高,此后一度下跌近58%,为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。目前,其市值为3,254.33千万卢比,较2018年1月的7,690.6千万卢比的市值已下降大半。

图片来自Moneycontrol

很多人也将这一结果归因为印度经济放缓导致的现金紧缺。

印度评级机构Care Ratings首席经济学家Madan Sabnavis就表示:“这不仅仅是Coffee Day Enterprises,而是还有另外100家企业,人们被逼到了极限,或者公司因为没有再融资而破产,那么这就是一场危机。这不是可持续的,因为我们都知道经济正在停滞。”

在7月27日,希德哈沙在写给公司董事会和员工最后一封信中称自己是“一个失败的企业家”。

信中,希德哈沙说自己面临着“(资金)严重流动性紧缩”,而这场危机又导致他受到来自借款人和一

位不明身份的私募股权合伙人的“巨大压力”。 

“我想说,我付出了我的全部。我很抱歉让所有信任我的人失望。我奋斗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今天我放弃了。”ﻩ希德哈沙认为尽管自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但未能创造出正确的盈利商业模式。“一名私营合作伙伴强迫我回购股份,我再也扛不住压力。”

信中,希德哈沙还写到:“我真诚地要求你们每个人坚强并继续以新的管理层经营这些业务。我对所有错误负全部责任。每笔金融交易都是我的责任。我的团队,审计师和高级管理层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所有交易。法律应该抓我,只有我负责,因为我对包括我的家人在内的所有人隐瞒了这些信息。”

几天后,希德哈沙在一次行车途中要求司机停车,自己下车“散步”,然后失踪、结束生命。

可以说,当“咖啡之战”已经只关乎融资和金钱,哪种结局都不出人意外。而悲剧只有一个就够了。


关于我们|商务合作|招聘信息|咖啡之家|咖啡论坛|咖啡文化|咖啡新闻

Copyright © 2011 teesnex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咖啡网 版权所有  京ICP备06065461号-1   京公网安备11011502002369

中国咖啡网|网站合作  免责声明: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,本站意在传播咖啡文化,若侵权请告知删除

三分时时彩 上海时时乐开奖 一分时时彩 福建11选5官网 欢乐生肖 快乐赛车官网 江苏快3平台 福建11选5走势 幸运飞艇官网 安徽快3